胡BB說的話
「我真的無法為一輩子背書,我實在說不出口我會一輩子愛一個人。」

same here, same here
it would be a damned lie if i said i would love you forever
but i've always been sorry that i hurt you by saying something like that

改句 Jean Val Jean 的台詞
If I stay slient, I am condemned.
If I speak, I am damned!






反串博士胡BB 戲劇人生多掙扎

 

陳淑英/專訪  (20080203)

▲台灣扮裝天團「白雪綜藝劇團」將於3月7日至9日演出《風月救紅塵》開春戲碼,由反串脫口秀女王胡BB(左)及白雪裝扮天后松田丸子(右)同台反串擔綱演出。(柯承惠攝 白雪劇團提供)
▲台灣扮裝天團「白雪綜藝劇團」將於3月7日至9日演出《風月救紅塵》開春戲碼,由反串脫口秀女王胡BB(左)及白雪裝扮天后松田丸子(右)同台反串擔綱演出。(柯承惠攝 白雪劇團提供)

    

      反串藝人男扮女裝演綜藝喜劇,搞笑就好,何必念什麼書?不過,反串藝人胡BB卻一路從台北藝術大學學士、碩士,念到美國底的劇場博士,成為台灣學歷最高 的反串藝人。他一方面研究理論,一方面卻覺得不如拋棄這些理論:「不要想做一齣戲教育人,讓觀眾快樂進來,快樂出去才對。」

     胡BB是台灣反串天團白雪綜藝.劇團的第一把交椅。在台上,胡BB妖嬈搞笑耍嘴皮子功力強,結合秀場脫口秀與歌舞綜藝的特色。在台下,沒上妝的胡BB,斯文內向、纖細秀氣,隨身帶著油切減肥茶,拿茶當水喝。

      「我從小就孤癖害羞,獨來獨往,演戲後,愈演愈孤癖。」他說,父母把他保護得很好,身為獨生子的他,從小到大只要做好一件事,就是讀書。不料大學重考了 兩年,當他考進北藝大時,父母簡直嚇死了。第一年住校,第一次離家。媽媽送他到宿舍,轉身離開那瞬間,他還哭了。

     「讀表演之前,我根本沒想過會演戲,而且還是反串歌舞秀。」不過回想起來,他對於秀場綜藝歌舞的執迷,「也許從小被薰陶。」

     意外念戲劇系 走上反串之路

     「從小就跟爸爸看秀,而且都坐第一排。在民國六、七十年代,對一個宜蘭鄉下孩子來說,看到秀場上的樂隊、燈光、乾冰,很震撼!」胡BB說:「爸爸還叫我去摸乾冰!每次學校作文寫遊記,我都寫去看秀。」

     他另一個喜歡的節目是去戲院看「藝霞歌舞團」,當時他就對「不停的歌舞,快速的換裝」留下深刻印象。

     存在於兒時的種子,在北藝大發苗。大三的時候,一場五校戲劇系聯演晚會,他跟松田丸子的反串歌舞秀,驚豔四座。大四學校首度舉辦反串選美大賽,胡BB的演出更是轟動萬教,引起媒體大幅報導。

     大三那年,松田丸子成立白雪綜藝劇團,身為台柱的胡BB四處演出,忙得不可開交。當時他一邊讀研究所,一邊教書,反串秀之外也演電視、舞台劇、唱歌仔戲,更到國外表演。

     「那個年頭,演出機會很多,賺了很多很多錢,口袋好滿好滿!」胡BB回憶:「但我也很快被搾乾,很不快樂。」

     二○○○年,演出機會一下子少了下來,「我原本就累,工作減少剛好讓我停下來。」碩士已拿到手,接下來要做什麼?「ON檔的時候你不會知道,突然要重起新句,好可怕。」

     他到美國找朋友,走在柏克萊、史坦福校園,發現有這麼多人生樣貌,他竟亳無所悉。他望著坐在咖啡廳裏的老外,覺得自己好想聽懂他們在談什麼,「我突然醒過來,走出死胡同。」

     原本化著濃妝扮女生,在台上載歌載舞的獨生子,這時說要留學讀博士,胡BB的爸爸當然樂觀其成。

     「自己究竟想要做什麼?」這問題,不是出國留學才萌生的思考,胡BB的人生似乎就就在這問題上拉拉扯扯。

     高學歷當藝人 過不了父母關

     他跟多數的孩子一樣,接受父母情感與保護,想完成父母的期許,卻又想要做自己,但自己是誰,卻沒有定案。從「莫名其妙考進戲劇系」,到成為反串秀紅人,胡BB人前接受掌聲,心裡卻過不了父母這一關,那些未曾說出口的期望,老是沉沉地壓著他。

     「我知道父母心中會想『這孩子如果當律師就好了!』我不怪他們,父母已經給我很大的空間。」「家人當然會『政治正確』支持你。」他幽幽地說:「若不支持,好像失去長輩的風範。所以我就一步步侵略長輩的防線,長輩就一步步後退。」

     「以前年輕不懂事,我不停侵略,他們不停退縮。」父母家人是他的罩門,一說起來他的眼框就泛紅:「年紀慢慢大,我知道生命很短,漸漸有了改變。我現在覺得,如果因為我做了什麼事,他們會快樂的話,我就去做吧。」

     不過,儘管再想討父母歡心,唯有婚姻他不能妥協。「婚姻,是我最大的功課。」胡BB說:「我不相信婚姻,性別只是個界限吧!」

     「我真的無法為一輩子背書,我實在說不出口我會一輩子愛一個人。」他談到傳宗接代,「養一隻狗都不容易,更何況養一個小孩!」

     「我很掙扎,我該為盡孝道改變人生嗎?」他的拉拉扯似乎發作了。一下子質疑為孝道生子的荒謬,一下子說著「人總不能自私要調整」,他說他不生小孩,但想去非洲教小黑人,說完卻又補句「無法對父母交待」。

     「我其實最想去西藏印度修行,去流浪!」他看起來真的很掙扎:「啊!希望我有足夠的聰明取得平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ㄆ 的頭像
喵ㄆ

掃晴閒工夫

喵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