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做錯了一件事

狂吼了孩子

雖然是這小孩先搞些鬼裡鬼氣的把戲(存疑中?)

但利用大人的身分欺壓他,是錯

 

I'm thinking:

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就像跳探戈,你進我退,彼此中間仍有個平衡點

通常孩子做錯了什麼,老師去責備他時,有的孩子知道軟化、認錯、給了臺階可以順勢而下,這時我就知道進攻到此為止,接下來的是善後或是和談等工作

但有的孩子會不斷地試探你的底線,常常搞出不同的飛機,這種孩子就要像玩溜溜球一樣,有時抓回來電一電,有時放他自己自個兒做

昨天的孩子偽裝了底線,而我為了逼出他的底來,不斷地往前逼近,他還勉強做出堅強狀,結果等老師越過界了,他自己就崩潰了。但其實這件事開頭時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真不知他花費了這麼大的心力去弄一個不三不四的謊,然後牽拖出後面更多有的沒有的事到底所謂所為何來?不如誠實地面對事實還比較省時省力又省事,人性真是門大學問

我並不想越界,也不希望他來踩我的底線,I'm sorry that 我用了很大的音量和殺氣霸凌了他。而他呢?恐怕是個要很多愛又不懂得尊重別人的人,自我管理不好又難以用適用一般人的平和的方式來對應他:對他好,他瞧不起你;說他,他認為你很兇、不了解他;被吼了,他就崩潰有歇斯底里的反應...馬上就要上國中了,大了要怎樣跟別人相處?為了遮掩自己而做出來的謊總有被戳破的一天,到時又覺得別人怎麼老是要責備他、老是對不起他...光想都讓我鬱卒了起來

以前的我老是認為 everyone deserves a chance,所以我要努力再努力,不能放棄。但我越來越理解到有些人天生骨子裡就是反社會而且道德感是不一樣的,這種人真的deserve a chance 嗎?我沒有什麼特殊的宗教情懷,最後只能選擇躲避而已。 pathetique~

這孩子後面的東西是什麼?他是個純然的受害者嗎? I doubt. 可悲的是,他把我們之間的信任感給毀了,而信任是最珍貴且沒有辦法完全修復的東西。很抱歉我是難以原諒人的人,若讓我知道了這地面下隱藏了玻璃後,以後我下腳都會戰戰兢兢,惟恐再度掉下。

反過來想,我,是個沒有本事做壞的懶人,選擇循規蹈矩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方便而已...人性果然本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ㄆ 的頭像
喵ㄆ

掃晴閒工夫

喵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