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報紙,最讓我感動的一篇愛對現代人來說有許多種解釋和做法
對這對爺爺奶奶來說
愛是什麼?就是努力實踐承諾吧?
好了不起


引用聯合報的報導
現代王寶釧》為夫一句話 苦守半世紀
【聯合報/記者張念慈/新竹市報導】

兩人用餐時,吳振法總是先餵趙玉蘭吃完飯後,自己才吃。 記者張念慈/攝影
六十三年前,大陸山東省顯城富商之子吳振法,拋妻棄女遠赴戰場,臨行時說了一句「我一定會回來」,他的妻子趙玉蘭就因這句話,苦守了半世紀。

現已八十八歲的吳振法,歷經多年尋覓,才在十一年前輾轉將愛妻接來新竹,兩人一起住在光復路的眷村裡。滿頭白髮的吳振法看著趙玉蘭說:「這輩子欠妳太多了,我會用餘生好好來彌補。」

抗日從軍 一別51年

吳振法廿歲那年,在媒人介紹下,與大他三歲的趙玉蘭成婚,女方是地方首長的掌上明珠。兩人在新婚那天才第一次見面,卻情投意合,過著恩愛的日子。

婚後兩年,長女出生,但連名字都還來不及取,吳振法就因抗日軍興投入戰場,離家前他告訴妻子「我一定會回來!」沒想到,戰亂從此不停,他再也沒有回過山東老家,並隨著國軍遷至台灣。

他會回來 堅不改嫁

「我雖在大陸,可是我的心,就在你那裡。」趙玉蘭從大陸寫給吳振法的信,字裡行間儘是堅貞不移的愛。 記者張念慈/攝影
等到政府開放大陸探親,一直未再婚的吳振法試圖與大陸家鄉聯絡,但故居早已被剷平,找不到任何親人。後來他想起妻子還有親戚住在山東老家,試著寫信聯絡。

「那個地方早就變廢墟了,郵差把信件包裹整個丟在那,剛好我那個親戚回去看看老房子,竟然撿到我的信。」吳振法感慨地說起這段往事。

經過這名親戚奔走,他才知道分離數十年來,愛妻經歷很多苦難。他離家後音信全無,家人以為他戰死了,逼趙玉蘭改嫁,但她不肯,「振法說他一定會回來,他就一定會回來!」

再見面時 淚擁不放

共產黨佔領大陸後,共軍多次逼她交出丈夫的下落,她怎麼都不肯說,岳父還因此背著重達十多公斤的大牌子被公開鬥爭,最後上吊自殺,兩人的獨生女因貧病交替,不幸八歲夭折。

吳振法終於聯絡到寄住在青島姪女家中的趙玉蘭,兩人立即寫信互訴離散日子的思念,吳振法讀著愛妻寄來的信時,「我雖在大陸,可是我的心,就在你那裡…」會老淚縱橫。

欠妳太多…餘生補償

十一年前吳振法安排妻子到台灣來,他趕往機場接機,雖然雙方容貌早經歲月摧折,吳振法還是一眼就認出妻子,才說了一句「玉蘭,這些年苦了你了…」即淚流滿面,哽咽不已。趙玉蘭也紅了眼眶,緊緊的握著丈夫的手。

對於妻子的堅貞,吳振法很心疼,「結婚才兩年就分開五十一年不見,真的太苦、太苦!」他誓言用餘生好好疼愛妻子,彌補這些年來的虧欠。

【2007/05/02 聯合報】

---------------------------------------------------------------------------------
但爺爺奶奶過著苦哈哈又精神壓力大的日子
讓人唏噓
老天也真是的
就不能讓人好過一些嗎?

----------------------------------------------------------------------------------
現代王寶釧》魚肉 一定留給老婆吃

【聯合報/記者張念慈/新竹市報導】

 

吳振法與趙玉蘭因戰爭被拆散五十一年,趙玉蘭被接來台後,兩人重續情緣,更加恩愛,旁人都稱羨,被譽為「現代王寶釧」。

華山基金會兩年前開始陪伴照顧吳振法與趙玉蘭,新竹天使工作站長劉淑芹表示,三年前,裹小腳的趙玉蘭上市場買菜時不慎跌倒,置換右髖部人工關節,後來又在睡覺時翻下床,摔斷了左手臂,從此臥床不能起身。

去年兩人的租屋處發生火警,年邁的吳振法抱不動趙玉蘭,哭喊著請鄰居來相救,最後趙玉蘭由鄰居救出,卻被濃煙嗆傷喉嚨,以後都很難開口說話。

雖然如此,兩人還是恩愛如昔。鄰居說,兩夫妻經濟狀況不好,吳振法總是將魚和肉留給趙玉蘭,自己捨不得吃,餐桌上也都只有一雙筷子,吳振法堅持要自己餵妻子,「她為我吃那麼多苦,我照顧她是應該的。」鶼鰈情深,令人動容。

過去生活不安定的陰影,兩夫妻很怕再失去對方,對彼此依賴更深,也很沒有安全感。

因為擔心妻子,吳振法的神經極度緊繃,每天都需服用數顆安眠藥才能入睡,趙玉蘭也極度依賴丈夫,不願他寸步離開視線。

劉淑芹指出,兩夫妻因為沒有子女,志工們會協助他們就醫,並連繫鄰里資源讓他們有暫居的住所,協助房屋的修繕及整理,志工並每日送餐,讓老夫妻也能感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懷。

【2007/05/02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ㄆ 的頭像
喵ㄆ

掃晴閒工夫

喵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