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這個社論只想笑
嘿呀
阮們哪是無安吶降低標準嘻嘻哈哈過日子,那ㄟ活得下去?
哪真正認真痛心起來
百憂解得當糖果嚼咧

唉~痲痹
就像我現在這樣


日本觀點:台灣人習慣事故?

日本媒體觀察台灣對華航燒機事件的反應,道出了近年來台灣社會「習慣災禍,感應麻木,標尺下降」的異象。一針見血,端的是旁觀者清。

「習慣災禍,感應麻木,標尺下降」,意指社會經常發生嚴重災禍,公眾對災禍的感覺、認知與警惕之心趨於遲鈍麻木;亦因如此,整個社會對於衡量災禍的是非標 尺亦逐漸下降及扭曲。災禍既司空見慣,人們也就習以為常;社會對災禍之不斷發生,反應不再是震驚、憤怒、同情、反省、悲憫,而往往變成見怪不怪的疏離,或 因愛莫能助,故意視而不見。

日本幾家主流媒體指出,台灣朝野對華航燒機少有檢討反省,卻轉眼間即將社會視聽轉移焦點至「機長及組員是救難英雄」,副總統甚至接見華航組員以示表揚;對於此種「標尺錯亂」的異象,日本《每日新聞》評論說:「台灣人看事情的方法與日本人真的不一樣。」

《朝日新聞》則道出了個中蹊蹺。該報說,這是因華航曾發生多次數百人死傷的事故,台灣社會儼然有一種「早已習慣事故」的心理;這次沒死人,因而就將焦點轉 向了「救難得宜」的「美談」。這段評論,指出了兩個關鍵:一、習慣災禍(早已習慣事故),二、社會期望的標尺下降(沒死人就是萬幸)。

「習慣災禍,感應麻木,標尺下降」其實已是台灣社會的心腹重病。這顯示公眾對災禍頻生、事故不斷的社會現實已是逆來順受、莫可奈何;以至於不斷降低期望水準及是非標準,以「降低標尺」來因應品質不斷惡化的社會。

就以逐年惡化的水患來說,淹水、坍路、斷橋、土石流,皆已是每次災禍的「最低消費額」;國人坐在電視機前,漠然看著災區民眾在家中舀水,看著車輛在市區涉 水,除了莫可奈何與愛莫能助,恐已麻木至不再有其他的情緒與反應,更幾已不聞什麼水土保護的治本之道。這豈不是「習慣災禍,感應麻木,標尺下降」?

再說民生悲劇,一家五口一碗麵、上吊母親留下幾個十元硬幣給女兒,跳河、跳樓、燒炭;悲慘到匪夷所思,可憐到不忍卒睹。但是,過幾天,同樣的故事,再度翻 版上演。見怪不怪,愛莫能助之餘,社會的反應也是「習慣悲劇,感應麻木,標尺下降」。治安惡化亦然,開膛、姦屍、弒親、虐子,皆只是熱鬧一天的新聞而已, 國人亦已是「習慣罪惡,感應麻木,標尺下降」。

國人對政府貪腐的反應,尤其是「習慣貪腐,感應麻木,標尺下降」。第一家庭及總統府已成貪腐共犯結構,則部長、次長、局長、市長涉及貪腐更已不在話下;近 日阿扁嫡系立委高志鵬的助理因收賄被押,社會居然有一種「不足為奇」、「理所當然」的反應,豈不亦是「習慣貪腐,感應麻木,標尺下降」?社會也曾反貪腐, 但滿朝盡貪,反有何用?

近年來台灣社會「下降」最嚴重的標尺,就是誠信;政治人物說謊,不但不以為恥,且以說謊及權謀變詐為能事。例如,陳水扁說「尊重司法,一審有罪就下台」, 你看他現今如何幹擾一審?又如,謝長廷誇談「和解共生」,你看他的台灣式納粹論述卻是如何精到?再如,蘇貞昌說「不任副手,不要不相信我說的話」,你看他 如今站在謝長廷身邊如何志得意滿?誠信蕩然、謊言盈耳、人格掃地;說謊已成政壇常態,權謀變詐已成政治本質。浸潤所致,國人亦已「習慣謊言,感應麻木,標 尺下降」。

日本媒體的警語,未知能否喚醒國人。現在的台灣社會,不但是對於華航肇事已趨麻木,以致對於衡量是非的標尺亦告扭曲下降;其實,台灣社會的整體「期望標 尺」早已全面下降,以本文所舉數例而言,水土保持、民生悲劇、治安惡化、政府貪腐、政治誠信等等,無一不是如此。至於國民所得的增加不如蝸步,教育改革則 每下愈況,林林總總,不一而足,觸目皆是「標尺下降,感應麻木」的異象。日本人只見到華航燒機一棵「樹木」而已;但台灣人已久居「早已習慣事故」的「森 林」之中。

各種災禍罪惡如何可以不發生?國人的感應如何可以不麻木?社會期望與進取的標尺又如何可以不下降?冰凍三尺,華航燒機的烈焰,恐也燒不化這三尺寒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ㄆ 的頭像
喵ㄆ

掃晴閒工夫

喵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